迷彩小说
繁体版

第七章:还是怕死

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    对于净生果,狼熬只能蹙眉,东西虽好,可它的价值只能在修炼前食用,当修炼吸收元灵气,元灵气与筋脉接触融合后再食用此物,效果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狼熬愕然,长毛显得淡定自若,提醒道:“你看他手上有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狼熬知晓长毛的提醒,对于周言手上的紫戒,当时被怒火冲昏了头脑,压根没有去在意,现在回想,差点酿成大错,不由心中略微打鼓,靠着延寿药物存活到现在,谁愿意死亡?

    两兽讨论的大能正是凌破天,而凌破天为人极其护短,如若在发生纠纷的情况下,千万不要先对他的族人动手,动手者就得做好被废其修为横死当场的准备。

    凌破天的强横,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

    这才是两兽所担忧的,生命可贵,谁愿意和自己过不去?

    狼熬盯着周言鼓起的裤包眸中满是不舍,那正是他守护的黑升果,此果在圣墟大陆也极其少见,在突破中使用,进阶的几率极高。

    到了他们的这个层次,除非自己悟性极高,那么就得靠机缘,这正是他留着离开这个鬼地方后使用的。

    然而,周言横插一杠,狼口夺食,让他有怒无处发,极其憋屈。

    周言倒也无耻脸皮甚厚,至今面临危机也不把黑升果拿出来。

    当察觉到长毛、银狼兽眼中凶光减缓,许些平静,这让周言心中升起了希望,眼眸四处扫射,在寻逃生时机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!若能出去,黑升果可有可无,如若出不去,此果要来何用?况且这些都是那位大能移至此地的。”长毛深怕狼熬突发袭击,话语中带着警告的味道。

    长毛最早接触周言,起初并未在意,理应那位大能不可能把贴身珍贵宝物交给一个没有修为的凡人。

    可目前深远推敲思忖,千年以来未见任何一人,唯独周言来到此地,且还是彼岸峰而来,这不由让人郑重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类能带我们出去?他才元灵一阶,也没有觉醒,太弱了。”狼熬摇头,乃然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周言元灵一阶却没有觉醒,这也让长毛狐疑,他和周言相遇前还是凡人,偷了他的塑身草当着他的面吃了之后这才有了等阶,长毛也是首次见到有了等阶却没有觉醒的人。

    塑身草,含元灵气充足,食用后锻造其身躯,皮肤发生质的变化坚硬如钢铁耐力十足,而草中元灵气正好让没有修炼过的周言硬生生提了一个等阶。

    眼睛四处扫射的周言凌乱了,两兽虽然交谈,可眸目不离自己,这还有什么机会?若脚离地,估计瞬间就被扑倒,然后......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出去,还得试一试才知道。”狼熬动身。

    长毛立身就要阻止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伤害他的。”狼熬接着道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刹那间,周言脚底升灰串了出去,一脸阴沉到谷底,它们还是按耐不住动了,可坐以待毙也不是他的性格。

    狼熬四脚一闪,纵容周言先行起步,也被无情的碾压。

    “不...!”

    悲凉绝望的怒吼声随风飘荡在空气中,被狼熬咬住的刹那,他知道完了,一切都完了,生命的尽头坠落异界之地,这是多么的悲哀。

    “疑,怎么没有死?”

    只见草木迅猛的倒退,清风在耳边作响,而被银狼兽咬住的腰间并未传来疼痛,这让周言庆幸自己没被咬死,可为何不杀掉自己?他内心又开始忐忑了起来。

    人生大起大落,险象迭生,周言算是吃够了苦头,对于这些他并没有悔恨自己的鲁莽。

    天有多高,地有多阔,世界的奇异近在自己的眼前,唯独不甘未探寻与知晓奇异之处。

    说人话:“还是怕死。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“可恶。”周言腹诽。

    一个身影从天而降砸出一声闷响,落于狼熬身侧并排前行,目睹跳跃过来的长毛,周言死猪不怕开水烫狠狠的瞪了它一眼。

    这长毛来就来了,还对着他露出了笑容,怎么看都不怀好意,虽说在笑,可面孔比鬼还凌厉可怕。

    周言可误会了长毛,长毛之所以落后,还是周言讨好两兽的净生果,狼熬急于离开不屑净生果,似乎离开此地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长毛可没那么随意,净生果的功效他深有了解,蚂蚱虽小也是肉,去除身躯内杂质一点算一点,而有时正好缺那么一点资质没有弥补,修为难以寸进,想弥补就晚了。

    对于周言,长毛冰冷的面孔暖和下来表达善意,先前的出手并没有给周言带来伤害,现在只能尽量留下好印象,不为净生果,也为他身后的强人。

    一路颠簸,草木倒退,狂奔的狼熬头颅不断上下起伏。

    而狼熬嘴中的周言开始发晕,它们到底要去哪?这个问题一直徘徊在他的脑海中,只知道与彼岸峰反方向前行。

    随着半倍音速前行,周言无名指上的跨阵戒慢慢发出夺目的紫光,无比璀璨。

    这一幕更加证实了周言在两兽心中的份量,确定周言就是那位大能派过来的,至于过来做些什么?为什么是凡人,是一个弱者,目前他们毫不关心。

    长毛、狼熬眼眸中狂热,兴奋到了极点,速度提升得更快。

    “两千年了,终于要解脱了!”两兽的心声。

    对于凌破天,他们有怨恨之心,同时也敬仰,如果不是凌破天派他们两来镇守彼岸峰,那么那次大战之中两兽极其可能会陨落,消失在天地之中。

    时隔千年,如若两兽不是意志坚定之辈,枯燥、修为被压制无法提升,两因便会让其癫狂入魔。

    时间--阻止不了两兽的前行,二十里路程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狼熬嘴中的周言冷汗直流,紧紧咬牙坚持,身躯似乎随时都会散架,连诅咒的心思都没有,只央求狼熬快点驻足,要么给个痛快。

    狼熬忘乎其形忽略了周言只是一个弱者,给他带来了无尽的折磨。

    天空突兀暗淡下来,又是另一片天地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忽然,周言被狼熬从嘴中甩出,狠狠的撞击在地面上,翻滚中炸裂般的疼痛直袭他的神经,面孔疼得扭曲,胸间上气不接下气,差点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“嗷呜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“终于回来了,圣墟大陆,我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如挣脱枷锁脱离牢笼,两兽癫狂,怒声长啸,释放出内心的憋屈与被迫无奈。

    天空灰灰,与彼岸峰的苍绿、奇幻绚丽截然相反如同两个世界,而此地似乎永别了曙光。

    周山许座破裂,一个个深坑留在陆面上,草木枯萎,烟无人迹,空气中莫名的有些压抑,似乎这里刚刚被毁灭过一般。

    这正是千年前战争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半刻钟过去,尽情发泄的两兽逐渐平复心态,仰头望向前方,哪里...是他们应该存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杂碎!我...我跟你们拼了。”

    摇摇欲坠的周言嘴角带有许些血迹,面孔苍白得吓人,断断续续的怒骂一声,硬撑着伤势从地面慢慢爬起,可微弱的声音出卖了他的此时的状态。

    此时的长毛、狼熬修为已经恢复如初并且更加精进,离突破不远,周言的咕哝声再小也让两兽回过了神来,它们这才发现这里还有第三者存在,可这第三者实在有些悲催与可伶。

    “看--你干的好事!”长毛瞪了狼熬一眼,凛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...那个猿哥,我这不是故意的。”狼熬张口解释。

    脚下微动,狼熬身影刹那立在周言身前,好不容易爬起来的周言一个趔趄,惊怒交加。

    狼熬爪子一挥,差点摔倒的周言被一股能量稳定身形,查看了一下周言的伤势,狼熬眼眸微缩,自己一个大意差点让他丢掉小命。

    周言的情况可谓无比糟糕,体外只能看见嘴角有些血迹,而脏腑却已经微微移位杂乱不堪,这换做以前周言没有等阶的凡人,估计路上的颠簸就已经要了他的小命。

    狼爪聚光,璀璨的元灵气包裹住周言,随着元灵气的注入,周言脏腑慢慢回归原位,苍白的面孔慢慢浮出润红。

    没有出来前,两兽被压制住的修为相等,狼熬可与长毛争锋,出来后的狼熬再无嚣张的气焰,低了长毛几个等阶,不得不夹着尾巴好好做兽。

    目视疗伤的周言,长毛浓大的眉毛皱褶,虽然周言现在已无大碍,可终究让他受过伤,且那位大能追究下来怎么办?

    “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粗心鲁莽的狼熬,明明知道此人动不得,却还那么肆无忌惮。”长毛咕哝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璀璨的光体,一股能量冲刷着体内,撕心裂肺的疼痛感渐渐消失,周言俊朗的面孔惊慌消失,取代于镇静无一丝波澜,似生死于度外之感。

    短短几天他见到了他此生没有见过的东西,而短短的几天中他可谓心惊胆战,欲仙欲死,与死神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短短的遭遇,无意间他的心智磨砺得坚硬许多,心态自主的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时间总是轻易间过去,璀璨的能量消失,露出衣衫寸缕的周言,狼熬厉嘴微动本想说上两句,可想到周言听不懂自己的语言,狼熬妖艳的眸对着周言道了个歉意的眼神。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一股尖锐声破空而来打破了此刻的宁静,一个黑影突兀出现在距离周言他们不远的峰巅上。

    “墟。”两兽愕然,随即眸中浮出仇恨。

    见到山峰上怪物的刹那,周言第一个念头就是“逃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