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彩小说
繁体版

第四章:长毛怒吼

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    深夜,空气中凉爽,而珠穆朗玛峰依旧热闹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有人传言亲自看见圣墟大陆里的有人,流传出越来越多的人亲眼所见,传出话的人正是批准上山的外国人,而当问到此人长什么样时,照片已早上了头条,通过电子画面观看,与周言有五分相似度。

    “张书记,如果这个是我国华人你是否能把他找出来?”张强看着电子照片道。

    “难...很难,这个图片模糊不堪,完全是见过的人描绘出来的,还有就是,这个人也不可能是地球人,有光幕隔离,谁能进去?”张强摇头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青藏高原已经人满为患了,目前前来人已经超过了五十万,往后将会更多,刘上校...这个治安还得麻烦你了。”张强的意思很明显,青藏高原本土市民人手不够。

    “上面什么时候调人过来?”刘军双手揉着太阳穴道。

    原本调遣刘军过来时,也就给了一万人马,一边看守珠穆朗玛峰,一边维持峰的秩序,现在又要抽出人来,不得不让刘军头疼。

    “那个刘上校,你安排在峰顶的人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都一样,和老外描述的一样,占时还没有什么突出之处,看来今天必须熬通宵了。”刘军一脸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珠穆朗玛峰事件可害苦了不少人。”张强附和道。

    而肇事者此时如遭受什么疾病般,脱虚在躺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踏嘛的...什么情况?这都拉第九次了,在拉下去,这小命非留在这不可。”躺在地上的周言一阵排腹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他当吃下果实后,先是一阵胃疼,随后翔意如破壳般袭来,毫无反抗之力,便由其突破而出,可这一拉就一发不可收拾,接连九次,人都消瘦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还好没有毒。”爬起来的周言看着红树上诱人果实畏惧道。

    一刻都不想多待,周言有气无力的踏上了旅程,途中为了不让自己迷失方向,用石头搭堆以此为记号。

    时间如溪水般流失,一晃黄昏来临,红火的霞光照应在彼岸峰,美似乎自甘不配,唯有人间仙境才可得以称。

    身在其中的周言丝毫无感,还在其中瞎晃,忘记了前面的遭遇,好不乐乎。

    经过步伐的踏征,周言下峰接近了末端,可森林之大,难以想象,周言不知该向往何方。

    “战争?连只生物都没有,战争从何而来?”周言无聊道。

    “疑...有条小溪。”

    脱离了彼岸峰的斜坡,现在周言处于平稳处,而眼前的小溪如人工挖掘般,宽度一丈左右,笔直得一眼望不到尽头,不知源于何方。

    小溪清澈见底,溪面不见流淌,水中也不见鱼类,甚至小杂鱼都没有一条,这让周言奇了,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世界?难道除了苍天大树就没有其它的吗?

    由于视角的原因,如果周言身在空中,那么他就会发现,小溪并不是一条直线,而是围着彼岸峰环绕了一圈,这让彼岸峰显得很是神圣而神秘。

    琢磨不透,周言不在去想,把登山包往对岸一扔,退后三米开外,随即一个冲次,越上高空,随后翻滚落地,毫不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还没走出多远,“疑?什么东西那么香?”

    天空灰灰,树荫下更加暗淡,双眼开始模糊,只能闻见香味,周言拿出手电筒寻找香味源头之地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过去,周言蹲着地上抽着烟,盯着眼前一寸高的不知名奇草,奇了,小小的东西,香味尽然传出半里路,让人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碧绿的几片枝叶,一朵艳紫色花朵奔放开来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微风拂过,突然间一股危机感袭来,让周言不由浮出鸡皮疙瘩,抬头眼睛四处张望。

    “卧槽...”周言失声,拔起小草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黑暗中,一双红得发亮的眼睛随着周言移动快速移动了起来,沉闷的踏足声回荡着整个空气中,每踏一步,周言心脏不由颤抖一下,着实的心堵,两脚飞快的交替,也不敢扭头去看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周言被地上的树枝绊倒惊叫道。

    摔倒的瞬间,周言来了个驴打滚,随后起身慌忙逃窜,也不见后方未知生物快速追赶过来,保持在二十丈之间,似乎在玩猫捉老鼠,这让周言寻到了机会,奔跑的脚步连忙调整逃跑方向。

    周言的想法就是逃往彼岸峰,不管有没有用,那也不能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可随着周言慢慢接近小溪,后方的踏足声越来越近,其嘴中还发出低弱的吼叫声,这让周言精神快要崩溃了,这死得不明不白的,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周言把吃奶的力气全都使了出来,却发现高速飞奔的双腿微微有些发软,而通过手电筒的余光,看见了几十丈外小溪,可这又有何用?

    突然,一声闷响,随后踏足声消失,感知那生物似乎跳跃了起来,而落地方位正是自己,周言随即往前一扑,然后一个驴打滚,起身头也不回接着跑。

    砰...!

    爆破的响声从刚才周言停顿的位置传出,地表微微颤抖,一股劲风吹往周言的后背,他还没来及庆幸,踏足声又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这踏嘛的是在和我开玩笑?”周言内心悲哀。

    来不及多想,周言又是往前一扑,随后爆破声在耳边炸开,躲过去的周言感觉未知生物就在自己的身后,随即又是向前一滚。

    见小溪离自己不足一丈,周言起身的心思毫无,连滚带爬的滚了进去,死也要死在彼岸峰。

    吼...!

    砰砰!

    一声怒吼响便整个森林,随后树木倒塌,地表传出沉闷的敲打声,似乎在表达着不甘与愤怒。

    爬上岸的周言不受其影响,虽然两腿着实发软,可求生的欲望只有一字“跑”。当跑出十丈外,两腿实在是支撑不住身体往下一摊,最终倒在地上,口中连喘粗气。

    “死!也要看看你到底长什么样。”周言满心狰恨。

    当人绝望到一定的地步,那么恐惧感随之而消失,周言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手电筒在身前扫射也不见未知生物的影子,随后阵阵吼声传来,周言这才发现那个生物没有追赶过来,伸手去摸匕首,这才发现小草至今还握在自己手中,刚想扔掉,周言停顿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难道它不敢过来?”这么想的周言爬了起来,跌跌晃晃的返回去,到底是什么东西让自己吃了那么大的苦头。

    吼!吼!

    似乎察觉到周言的返回,对方又咆哮了两声。

    周言没敢靠得太近,离着十丈打量这个追赶自己的生物。

    “这是猩猩?还是什么?”周言发懵。

    庞大的身躯有两丈之高,似猩猩的面孔,却不是猩猩,凌厉的面孔露出两根坚硬獠牙,红宝石般的眼睛,其身躯布满长长的黑毛,双臂挥动之间,似乎山石可破。

    周言大胆的向前走了走,见对方没有反应,也不见跳跃过来,又挪动了几丈,凶兽还是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前面追得自己死去活来,现在似乎在畏惧什么,难道是彼岸峰?周言蹙眉猜测。

    走到小溪旁,周言狠狠的瞪了长毛一眼,这是他起的名字,谁叫这家伙毛长来着。

    “来啊!你过来啊!你过来咬我啊!”见长毛过不来,周言挑衅,也不管它听得懂还是不懂。

    刚才可是命垂一线,差点落入长毛之口,不知是运气,还是长毛的失误,这才让周言蹦跶道现在。

    为了出口恶气,周言把背包一扔,开口骂了起来,人嘛!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

    .........。

    似乎感受到周言的挑衅,长毛来回走动,双臂时不时敲击地面,又敲击自己的胸部,嘴中不断的发出低吼声,显然在示威,而周言完全不买账,依然自顾在骂。

    骂着骂着,周言发现长毛没有动静了,这才注意长毛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你有病啊?说的就是你,你还在看...…”

    见长毛安静了许多,周言也懒得在骂,小命依然还在,哪比什么都重要,生命可贵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这个?”周言晃了晃手中的小草,虽然拔下来半个多时辰,可其不见枯萎,依然芳香四溢。

    见长毛眼睛盯着此草,嘴角不由自主的流出唾液,周言赞许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吼...砰砰!

    长毛突然狂暴了起来,猩红大嘴不断嘶吼,双臂同时敲击着地面,这次长毛貌似动怒了,地表没有一会儿出现了一个大坑。

    而肇事者毫不在意,自顾点头。

    “恩!味道不错,甜甜的,不过...有点土的味道夹在其中,使口感下降了一点,将就将就还可以。”周言点头评论道。

    没错,长毛的暴躁正是因为周言把草吃了,而且是当着它的面吃,此草、它守护了百年,正待成熟,却没想到周言先登一步,这才有了后话。

    周言见长毛留下了口水,他就知道了其因,可他毫无打算归还之意,哼...哼,差点死在其手,有多少草,我就是吃多少。

    君子报仇,理当不误一刻。

    天时已晚,周言不在理会长毛,在小溪旁安札起了帐篷,打算好好睡一睡,长毛让他累得不浅,至于草有没有毒,见长毛的样子就知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