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彩小说
繁体版

第二章:彼岸峰

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    炎热的夏天,夜晚微风凉爽,天空中星星夺目闪烁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,世界最高峰,珠穆朗玛峰峰尖有一束微不足道的亮光。

    手持电筒的周言一脸难以置信,围着一尊雕像暗暗称奇,从来没有听说过珠穆朗玛峰上有雕像,是谁建造的?

    起初,周言本想找块凸起的石块按扎帐篷,未曾想到找到了一尊雕像,着实的吓得他不清,似以为妖魔鬼怪,显得诡异。

    雕像毫无雕刻的痕迹,恶劣的环境却无一点积雪覆盖其身,栩栩如生,仿佛有生命般。

    雕像头部如同古人头戴发簪,长长的胡须显示出这是一名七旬老者,虽说是老者,可其约一米八的身高并未佝偻,挺拔的身躯仰头看向东方。

    打量了半天,周言也瞧不出一丝眉头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什么?”周言困惑道。

    “恩!有东西。”

    老者右手弯曲在胸怀,手掌微张,而食指上貌似指环一样的东西引起了周言的注意。

    指环与老者格格不入,老者身躯为不知名的石质制成,而指环呈暗紫色,手电筒照应,竟发出夺目的紫光,显得妖异无比。

    这可看呆了周言,如今科技面前,他不相信什么牛鬼邪神,然而这一切颠覆了他的认知,即使科技面前,珠穆朗玛峰上逝去的人也很难寻回,哪此雕像又从何而来?

    足足盯着指环看了两分钟,寒风袭来,惊醒了周言,思索无果,何其烦恼,周言摇了摇头打算就此安札帐篷。

    “要不?”

    周言探宝心思一来,又盯上了紫色指环,搞不一定这指环是一个宝贝,宝贝怎能让它丢失慌山?那它的价值何在?

    如此一来,不枉此行,想发横财的周言立即伸出手去摘。

    指环似乎未曾与手指固定住,像是添加上去的,周言轻易的拿到了手中。

    去掉手套,周言亲手感受如玉般的指环,入手有股暖意,毫无冰冷之感,润滑的表面紫光不见暗淡,似乎呈现出它优雅与高贵。

    “宝贝...绝对是宝贝,有了它,此生何其忧?”

    周言兴奋得手足舞蹈,什么诡异,害怕、寒冷,这些都不能冲击到他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越看越喜欢,周言没怎么在意就往无名指上戴,这指环让他有了传家之宝的打算,物的珍贵在于它的无二独一。

    与此物算是有缘,要不然登峰之人如此之多,为何唯独自己可得?最终没有在将它卖掉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啊!嗯!啊!”

    寂静的峰顶再次被打破,先是一个人的惨叫声,随后紫光冲天,而峰尖开始震动,犹如沉眠的巨兽开始苏醒。

    天空中无声怒吼,峰顶云雾随之消散,寒风消失,若从远处观看珠穆朗玛峰,那么将会颠倒众生的观念。

    一束直径约百米的紫色光柱直冲天际,大气层都不能阻止它的前进,几秒后,夺目的紫光化为点点星光消散,然而这一切并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当紫光散尽,珠穆朗玛峰峰尖却消失不见了,如同平整切掉一般少了四百多米,一个硕大的屏障出现在峰尖原有的位置上,而屏障内出现了一个高达百米宽为两百米之多的光幕,光幕两侧分别有着高达百米的粗大石柱。

    光幕慢慢平稳下来呈现出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此界中山河翠绿,物种繁多,天空明朗,好比人间仙境,美不胜收,浮现出阳光照亮了整个珠穆朗玛峰顶,在黑暗中呈现出硕大的4.D画面。

    此时周言可谓吃了不少苦头,苍白着脸蜷缩在地上,左手死死的捂住右手,疼痛让他不断的低鸣,而他内心惊慌使其身体微微颤抖,他知道自己做了一个不明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当紫环戴在手上他就发现了不对劲,他的手指没有那么粗,那么紫环戴上去铁定容易滑落,当他正要摘下来的瞬间,悲催的他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紫环突然变小,牢牢扣住食指,随后一股钻心的疼痛突袭而来,让人痛不欲生,有种让人丢弃手指的冲动,跟着周言发现疼痛开始减缓,可发现自身的血液开始流入紫环中,种种变故让他害怕了,真的怕了。

    “还好...还好没有死。”惊悚的周言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鬼啊!”突然周言惊骇道出,随后轰然倒下,“让我死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的雕像不知去向,一个挺拔的身躯站立在原来的位置,一身白袍,雪白的胡须迎风而动,沧桑的眼神却透露出犀利,这不就是原本的雕像吗?

    “年轻人,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?”话音显得沧桑有力。

    “呵...被看穿了。”躺在地上周言瞄了一眼老者,要来的终归会来,是福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

    爬起来的周言右手不在疼痛,小心的打量着老者,望了望了四周,心中奇了,自己是不是在做梦?怎么如梦幻般的感觉,目睹的一切远远超出了自己的认知,特别是对面的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周言随手拍了自己两巴掌,疼得龇牙咧嘴的,前面的手疼,现在的脸疼,最终周言选着了相信,可这也太惊世骇俗了。

    似乎看穿了周言的疑虑,老者自语道:“战争的世界缺少和平,也渴望何平,可不得不战争,最终我还是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老者叹息一声,眼神中透露着沧桑与深深的自责。

    没头没脑的一段话让周言蹙眉,不明白老者的意思,也不知老者是否是个危险人物,不敢随意发言,埋头思忖接下来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“老夫来到了这里两千年之久,目睹了这个蓝色星球一切,从战争到和平,从落败到繁荣,我是一个见证者,同样是一个落败者,见证了你们的和平,却落败了我的族人。”

    “两千年之久?”骇声道出的周言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什么样的人能活两千多年?现世能活一百出头,那也算是祖上积德烧高香的了,难道这是长生?

    “年轻人,有什么想问的,你就问吧!老夫时日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老者言语间拉回了失神的周言。

    “那个...那个老人家,那边是什么?”周言小心的指着如4.D画面世界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彼岸峰,而我们所在的山峰正是连接到彼岸峰,两边可以相互穿梭,而这个连接名为跨界阵,此阵耗费老夫一身心血,可这一切都显得不重要了,时隔两千年之久,也不知道我的族人是否还在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周言听得神乎其乎的,一时无法消化这些信息。

    “那我手上的这个紫环是什么?”对于刚才的苦头,周言此生难以忘怀,长那么大,头次发现疼痛是那么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紫传戒,它是此阵的钥匙,可自由穿梭两个世界,能量是由圣墟大陆彼岸峰提供,单方面支出能量限制了进出的时间,也就是说,进去后,五天才能出来,周而复始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周言似懂非懂点头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流逝,两人的交谈到了尾声。

    “凌破天老人家,你真的要离开了么?”周言不愿一个生命就在自己的眼前逝去,情绪有些低落委婉道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记得帮我看一看我的族人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老者如同点点星光慢慢消散,飞向了圣墟大陆,离别前,老者眼中充满了不舍与不甘,随后变换为随和,似乎命中注定如此,这一切有始有终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消散的老者,周言得知凌破天只是一个分神,原有的真身估计早已战死。

    而这个分身是遨游星空寻找避难之地安放跨界阵,可当跨界阵安放好了,也不见真身派送族人而来,而地球没有任何能量支撑跨界阵,将其关闭,往后再也没有打开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千年以后凌破天分神开始衰竭,最终选择每隔百年化身为雕像出现一次,只为查看跨界阵是否开启过,然而一切无果。

    而此次周言的到来正好赶上凌破天分神出现,因周言的鲁莽摘戒,这才有了后话。

    至于跨界阵现在为什么能单独开启,凌破天也解释了,虽然地球上跨界阵无法支撑,可圣墟大陆的跨界阵有自我储备能量的功能,几千年过去,能元充足,开启百年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可当周言问道,为什么能源充足凌破天老人不打开跨界阵离去时,凌破天叹息道:“真身若是未曾开启,离去又有何用?面对悲痛而已。”

    眼前的场景,短暂的对话,让周言似乎活在神话般,可一切是那么的真实,“估计明天这里就要上头条了。”周言心中大呼。

    “完蛋了,跨界阵怎么关?”周言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...怎么办?”

    周言再也平静不起来了,凌破天老人走了,这下如何是好?

    望着彼岸峰,周言手拍额头无语,尽然忘了问圣墟大陆是怎样的一个世界,实在凌破天老人道出的信息量太大了,让人无法一时消化过来,这不...走的匆忙,让人两眼抹黑。

    天空中可见繁星闪烁,以往的珠穆朗玛峰峰尖难得一见此美景,屏障似乎隔绝了所以不适,寒冷、空气稀薄、白云这三大问题脱离了原本的岗位,日后这将是一个圣地。

    鼓捣了手中紫环也不见任何反应,周言泄气了,这就是好比一个烫手的山芋,能看不能吃,这一点可以忽略不计,可还壁归赵这就不得不慎重了。

    “不管了,既然凌破天老人都说了,只有自己能进去,紫传戒已认主,人亡戒王。”

    低估一句的周言打算进入圣墟大陆,对于自己的消失应该无人问津,家人也只知道自己在外地打工,那么消失五天应该没事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周言毫不犹豫走向了圣墟大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