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彩小说
繁体版

第一章:安全登上峰顶

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    天空明朗,云雾飘渺,清晨的夏天让人舒适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巨兽一样的山峰,一眼望不穿的峰顶,自己显得如此之渺小,如同尖尘般存在,周言不知道自己是否选着是对的。

    年轻人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

    每个人必生都有一个心愿,作为一个普通人,对此、周言此生唯一一大意愿,待登上世界唯一一座最大高峰,往生也够得吹嘘的了,若入墓年老也算一件奇事。

    珠穆朗玛峰,世界最高峰,海拔高度8844.43米,因此引得各国英杰前来登峰,此峰也是一座慕名的墓地,它每年带走的生命不低于百。

    虽说此峰每年都会有人逝去,可终会有人慕名而来,没有因它是墓地,世人就此胆阀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收集的质料与科技准备,天空气候良好的情况下,周言因此踏上了登山的旅程。

    周言二十出头的小伙子,一米七的个子,长得倒也俊俏。

    此时周言背着一个硕大的登山包站在山底,硕大的背包并没有给其带来任何不适,反而刚毅的脸庞有些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此次登山周言并没有给任何人透露过,登山危险何其之大,若是让亲人得知,哪铁定又是一番阻扰,对此、周言选着保密,不愿生事。

    “启程。”周言慎重道出,不在犹豫。

    沉稳的步伐才踏出一千米的高度,周言有些气喘,平常锻炼的他此刻有些懊恼了,自己的身体素质有那么差么?

    脚下留步,停下体休,登山较于枯燥,停顿下来的周言就会拿出记录仪开始记载自己经过的过程,这是一个见证。

    “出发。”经过半个小时的休息,周言再次向前挪步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每隔一段时间周言就停下体休,随后又出发,反复如此。

    然而越往后越艰难,随着攀爬得越来越高,气候出现了落差,山体崎岖不平的阻扰,这让周言前进的速度大大减慢。

    当攀爬到两千米,完成了十分之三的路程。

    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,太阳最终离开了周言的视线,提前停下步伐的周路开始按扎帐篷,以便度过这个寂静之夜。

    一夜过去,黎明匆匆而来。

    阳光还没有照亮大地,天空初始灰灰,周言已经开始收札帐篷,简单的吃过一些食物,就此启程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一晃就到了中午。

    经过艰难徒步,周言不顾所望,完成了十分之五的路程,海拔四千米之高,可是现在每走一步是那么的困难,各种小心谨慎让其心身疲惫。

    “到底要不要走下去?”

    望着隐隐约约能看见的山尖,周言有点阀了,枯燥他不怕,环境恶劣他也不怕,就怕自己不够恒心,墓地不是随口而谈,周言在担心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每一个落地的生命都有它延续价值,为此周言还没有打算把生命交给此峰。

    生命可贵,奢侈不来的。

    “靠...胜利在前,为何止步?”周言碎骂一声为自己打气,咬了咬牙,抬脚向前。

    世间两种不甘:不甘平庸,不甘放弃。前者出人头地,后者超越自我。

    而后者的周言此刻用生命在堵住,是谁给他的勇气?这可能就是不服输的性格吧!

    唯美的黄昏再次到来,霞光穿透朵朵白云直射在周言的脸颊上,落幕的光晕宣布它正在离去。

    “恩!还有十分之三,快了...快了。”望了一眼寂静的黑夜,周言自语道,随后钻入帐篷中。

    清晨、这已经是周言第三天在次攀爬珠穆朗玛峰。

    随着海拔越来越高,周言穿上了厚实的棉袄,抵御寒冷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周言一脸慎重,眉头紧皱,接下来的路程比较危险,经资料上的了解,剩下的十分之三,也就是说六千米以上,死亡率保持在直线上,大多数人都是逝于这个地段,这不得不让周言加倍小心。

    并没有退避的周言在次启程,每攀爬一步都很小心谨慎,现在位于斜坡峭壁处,一个大意可能世界在也没有周言此人。

    慢慢的,周言额头开始出现许些汗珠,攀爬的压力越来越大,心中越是紧张就容易出乱,周言知道自己情形,直呼:“冷静,一定要冷静。”

    时间流逝,当太阳立在头顶,一脸疲惫的周言知道中午到了,自己也该找个平稳的地方体休进食了。

    几分钟过去,又攀爬几米的周言停了下来,落脚处一个平方米不到,连最基本的坐下也不能,这可难为了周言。

    “呼...!”

    周言深呼吸一口,小心的拿出在背包里的食物,边吃边望着这个世界,站得高,看得远,古人言!

    慢慢的周言心中气势磅礴了起来,仿佛世界就在自己的眼前,一股豪气犹然而生,身体不自觉的轻盈了许多。

    几口快速吃完手中的食物,周言打算立刻攀爬,他要攀爬到制高点,目睹一切。

    突然,周言心神沉到谷底,动身前,不轻易间瞄了一眼相隔自己二十米峭壁处,峭壁上有一块凸出来的石块上方有个隐约的背包,而有一只脚清晰可见,其它之处都被寒雪覆盖,这明显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见到这个遇难者,周言又恢复了小心谨慎之心,这不...不远处就是一个列子,小心点好,引以为鉴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刻苦艰辛的攀爬,周言最终离峰尖越来越近,一路上来目睹了不少攀峰者尸体,也没有见人来寻找回去,这让周言心中有些打鼓,这连火化的机会没有,让人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傍晚将至,因为山峰上的云雾遮挡了光线,而从手表上显示为七点多,这让周言难以抉择。

    距离峰尖还有四百多米,黑夜袭来,这让原本比较困难的攀爬更加困难,让周言犹豫不决,若是攀爬,生怕意外,可若是明日...。

    经过短短几分钟的内心争斗,周言紧了紧手中的冰爪,随即挥动冰爪狠狠的扣在冰层上。

    “上。”周言决心道。

    周言心知危险,可内心安奈不住,这就马上到山顶了,唾手可得,等不起了,年轻人要的就是一鼓作气。

    经过两个小时攀爬,四百多米的距离让周言连喘粗气。

    “终于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手电筒四处扫射,四周阴冷得可怕,寒风呼呼的刮响,这并没有影响到周言,疲惫的脸庞乃然兴奋,三天内顺利登上峰顶,这足以让人自豪。

    寒风拂过,让周言不自觉的哆嗦,当发现空气有些稀薄,准备充实的周言连忙拿出氧气瓶使用。

    “啊...啊...!”周言扯开氧气罩,大声咆哮,发泄这一路的疲惫与不安。

    “哎!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,算了...尽然都上来了,勉强度过一夜好了。”

    摇头哀叹一声的周言开始寻找按扎帐篷地方,目前是东南风,那么就得在石壁旁安札,风无孔不入,有个遮挡物体,就少受许多罪,这是常识。

    黑暗中,一束亮光缓缓移动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周言惊骇道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