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彩小说
繁体版

第110章 新信息,海外仓库?

赵雷一愣,憨声道:“我是负责情报搜集的。”

    陈小角愣了下,接着一喜,“好,很好,过几天来的兄弟,如果也有擅长情报侦查之类的,你把他们留下来。你的任务就是暗中调查,调查曲天的一切,特别是他近期会接触哪些人,与哪些人发生过冲突,还有这些人是什么身份等等,一旦查到有用的信息,立即通知我,能不能做到?”

    赵雷一瞪眼,接着他竟然有些激动起来,“能,不过——我需要设备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会先拨给你200万的经费,设备方面自己去办。如果需要,我在追加资金。”陈小角对赵雷的表现很满意,经费上,一点也不迟疑。

    赵雷用力的点点头,“多谢老板,等人手到齐,设备到位,一周内我能把曲天那小王八蛋彻底监控起来,那怕吃饭,*****都不——”

    说着,他揉揉鼻子。

    他都忘记,曲天已经被他和李锐弄成太监了,还干个屁的小姐,用手干啊?

    随后,陈小角又交代了几句,二人一起离开了后院。

    李锐召集兄弟准备偷渡前往加拿大,赵雷开始联系特有渠道,购买设备。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李锐二人离开,小院里一下子静了下来。黑暗中,陈小角静静的坐在石桌旁,从不抽烟的他,点了一支烟。

    这一夜,他整夜没睡。不是因为得罪了曲天而担忧,而是,曲天的出现,给他敲响了警钟。让他彻底意识到,在当今体制下,如果你的拳脚不够硬,那怕拥有再多财富,也是无根之萍,迟早会被人吞噬一空。

    这些问题他以前也有意识到,但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这么深刻。

    这一夜,他思考得最多的就是,如何组建势力,如何搭建势力构架。

    商业模式?

    武力模式?

    还是绝对的权利模式?

    商业模式不用说,自然是组建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,庞大到,就连国家向动你,也得考虑考虑动了之后对社会造成的影响。可是,在商业帝国形成期间,很容易遭到某些人的觊觎。就比如曲天一事。

    武力模式,比如黑势力,比如雇佣兵之类的,这在当今华夏是不合实际的。

    至于权利模式,那就是走官场了。不过这一点就不适合陈小角了,一则他没后台,很难上位。二则,他不喜欢。

    想了一夜,他觉得还是三管齐下的好,金钱,武力,权利,一样都不能少。

    至于具体该如何操作,只能走一步,看一步了。

    凌晨4点,他得到消息,李锐等人已经离开了华夏海域。

    拿起手机给年东来打了个电话,向他道谢。

    不错,安排李锐偷渡的事,全是请年东来帮忙安排的。有一点很让他意外,说实话,当时他找上年东来的时候,他都没想过对方会答应。

    毕竟,他现在麻烦缠身,明智的,都会有多远走多远,免得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清晨6点,陈小角伸个懒腰,拿出手机,打开微信漂流瓶。新的一天,他希望能捡到一些有用的未来信息,最好是关于曲天的。

    虽然明知道曲天在一个月内会倒霉,但他可不想在对方倒霉之前,自己先倒霉了。

    打开漂流瓶,捡一个。

    胖海星。

    再捡一个。

    又是胖海星。

    继续捡,这次倒不是胖海星了,但却是条无聊的垃圾信息。

    第16个。

    第17个。

    第18个。

    直到第19个,陈小角坐直身体,目光灼灼的看着手机。

    “华夏最大走私案,曲氏走私,天啊!这个家族太疯狂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条来自11月06号的信息,信息给的东西并不多,但陈小角却能轻易的抓住其中的关键。联想起以往的所捡到的未来信息,他发现,关于曲氏的信息,他不是第一次收到了,只是以往他没注意到而已。

    “走私,黑钱,对了,海外仓库。”陈小角一拍手,打个电话,让赵雷过来,然后回屋取出一张纸,拿着笔刷刷地写着什么。

    不一会,赵雷进来了。

    陈小角把写好的纸条递给他,严肃道:“把里面的信息传递给李哥,除了你、我和李哥外,我不想第四个人看到其中的内容,明白吗?”

    赵雷脸色郑重的接过稿纸,看也不看,小心的收起来,郑重道:“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陈小角笑了,“好了,以后别这么严肃,这里不是部队,我虽然是老板,但也是兄弟,以后可以随意一些。”

    赵雷憨笑的挠挠头,“老板还有其他事吗?”

    陈小角摇摇头,“没了,去吧。”

    赵雷点点头,离开了后院。

    赵雷离开,陈小角拿起手机,给柳菁菁拨过去,想问问奇迹一号项目的事,她到底知不知情。

    结果,听筒里传来一个对方已关机的提示音。

    陈小角皱皱眉,又给杨坚拨了过去,还是关机。这让他心里不禁地犯起了嘀咕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想了想,他又给林优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嘟嘟嘟!

    不一会,电话接通,听筒里传来林优的声音,“喂!陈经理?”听声音,她似乎在睡觉。

    “林优,刚下班?”陈小角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林优奇怪,“是啊!国外行情虽然稳定,但我觉得还是守着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陈小角此时想听的,显然不是这些,他正色问道:“我问你,公司里这些天有没有什么事发生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林优声音略微清醒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葛东呢?他昨晚也在公司?期间有没有人找过你们?”陈小角又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!葛东一直和我一起,早上一起离开的公司,期间没人找过我们啊!一切都和平常一样,陈经理,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?”林优彻底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,对了,昨天见过柳总吗?”陈小角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柳总?”

    林优似乎回忆了下,说道:“昨天下午柳总和杨总去项目组看了一下,期间柳总接了个电话,脸色很不好看的离开了项目组。对了,离开前她还订了机票,好像是飞往美国的。”

    此时,林优彻底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寻常,脑海里尽力的回忆着一切不寻常的事。

    “美国?”陈小角眉头一皱问道:“她是回家了吗?”